PACERS球迷必订

微信订阅二维码


关于PACERS
建队历史
队名由来 

辉煌战绩
印城简介

主场介绍
鸟瞰全局
 

站长信箱
Holick Lee
Howard Lee

 




                             

  Pacers月新闻独家报道


2019年8月2日          Justin Holiday正式签约

日前与Pacers达成协议的“霍老大”Justin Holiday正式签约,合同价值为一年480万美金,同时签约的还有双向临记Naz Mitrou-Long。至此Pacers休赛期引援大致结束,如不出现交易,下赛季初的阵容就会保持现有的配置。

新到印城签约的“霍老大”Justin Holiday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言谈举止间尽显大哥气质。当被问到为什么愿意加入你步时,Justin直言做出这个决定与薪金无关:“是这里的球队文化深深吸引了我,Pacers的球员一直都是球队至上的态度在打球。其次,这里的教练、制服组和管理层都很棒。当然我的兄弟Aaron也有起到一定的作用。Pacers一直都有赢球的传统,我也很愿意帮助球队能够再上一层楼。”

被问到如何看待自己和兄弟在同一支球队时,Justin回答道:“虽然Aaron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我猜他应该也是很兴奋。因为我们一直都期待能够同时为同一支球队打球。我之前有和Jrue搭档过。这次和Aaron搭档我希望能够更加长久也更加成功。”说到这里Justin露出了尴尬的微笑,想必他和Jrue的那次合作是指12-13赛季常规赛尾声,当时Jrue效力的76人签下Justin,但很快在夏天裁掉了他,而Jrue也被交易到了鹈鹕。

Justin Holiday开玩笑,现在老爸老妈不用同时追三个球队了,节省了不少看电视的时间。记者还问到如何处理和Aaron相差七岁多的代沟,大哥表示:“虽然我已经结婚生子,但是Aaron也是成熟的大小伙子了,所以我们兄弟之间还是可以做到无所不谈,亲密无间。”

当被问及自己能够为这支球队带来什么样的化学反应的时候,Justin回答道:“有时候身不由己,我得挺身而出地做大哥,即使我不是那个每晚狂砍20分的球员,我都习惯于帮助队友们渡过一切事情。我已经是一名老将了,我经历过很多事情,我相信无论以什么方式,我都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尽到一份力,无论是为队友或是为球队,当然也包括我的兄弟。总而言之,我会尽我所能帮助球队赢球。”

与两个首轮弟相比,Justin Holiday的职业生涯颇为坎坷,但是这也造就了他今日的老成。30岁的JustinPacers阵中年纪最大的球员,比后面的Doug McDermott还大了三岁。他还记得自己落选后,要到比利时小镇谋生的首年,感觉当时自己都呆不下去了。他打滚过发展联盟,混迹过匈牙利,然后先后效力费城、金州(总冠军)、亚特兰大、纽约、芝加哥和孟菲斯。

纵使未必有稳定的上阵时间,Justin Holiday清楚自己的角色:“我赢过NBA总冠军,跟过冠军球队,我知道冠军球队需要怎样的教养和投入,需要怎样的球员。我也打过联盟垫底的球队,被裁过许多次,三个月被交易过两次。这么一说,不管遇上谁,我总可以感同身受,帮一把。”

Justin HolidayPacers将身穿8号球衣,他之前在欧洲和NBA多队都穿过。他引用圣经《箴言2416》的经文——“因为,义人虽七次跌倒,仍比兴起”。

Justin Holiday最后分享道:“到最后,你成为怎样的人比你场上的表现正要得多。那对我意义更大。”

同样对NBA的艰难感同身受的,还有25岁的红衫大五生Naz Mitrou-Long

过去两个赛季,这位拥有希腊和加拿大双重国籍的后卫大部分时间都在犹他爵士的发展联盟盐湖城Stars度过。两个赛季发展联盟场均能得到18分并送出5个助攻,罚球命中率接近85%,但他鲜有在NBA正赛出场的机会。

Naz大学时在Iowa State打球,与16Pacers的二轮秀Georges Niang做过多年队友,后来在爵士也颇有渊源:Jazz为了签下Georges不得不裁掉Naz的双向合同。Naz在大四时接受了髋骨手术挂上红衫,大五毕业时已接近24岁,作为二号位64寸的身高和不到66寸的臂展,动态天赋也称不上优秀,尽管试训表现不错还是在17年落选。

Naz一直展现出不错的外线投射能力,包括运球和定点投射。可他的投射并不稳定,有些神经刀属性。17-18赛季Naz在发展联盟每场出手9个三分命中率高达37.7%18-19赛季却出现了令人费解的大幅回落每场出手7.2次三分,命中率仅有三成。作为身材较小的二号位,他在NBA出手将更加艰难。可喜的是Naz有不错的自主策动能力,可以客串一号位。

然而基于Pacers的后场深度,Naz的前景并不乐观。除非大面积伤病,否则他很难获得出场时间,Victor OladipoMalcolm BrogdonJeremy LambHoliday 兄弟,TJM甚至Sumner在轮换中都排在他之前。不出意外,他大部分时间会在疯蚁度过,甚至不会在Pacers待够45天,转正的机会更是渺茫。

Naz也已经接近26岁,也算是为自己的NBA生涯最后一搏,他在NBA的首秀是17年,也就是说,即将到来的这个赛季是他可以签双向合同的最后一年,要么打出名堂签下正约,要么接受现实海外捞金。不是每个人都是天之骄子,Naz深刻地明白这一现实。

在被问到为何拒绝众多海外捞金的机会而选择与Pacers签下双向合同时,Naz回答:“我不是一个追求金钱的人,我和我的支持者们始终相信我有能力留在NBA。我必须一直努力下去。”

他还提到17年夏天,和老友Niang一起代表Pacers出战奥兰多夏联是他逐梦NBA的开始。被问到过去两年的双向经历时,Naz表示十分感激:“双向合同让他这样的边缘球员打上了球,并成为一只NBA球会的一分子。在NBA老炮身边学习的经历是千金难换的,他们中的某些甚至比我年轻,他们成为我的朋友并教会我许多东西。这也激励我变得更好。”

当被问到这两年取得的进步和如何脱离双向困境的问题时,Naz表示:“我在逐步的提升我的技巧,花更多时间研究录像,并每天坚持健康的饮食习惯。”

他很清楚像他这种资质平平的球员没有任何犯错的空间,“没有人是完美的,每个人都有缺点,当遇到人生的瓶颈时,只要不懈地朝正确的方向努力,养成正确的喜欢,苦尽甘来是早晚的事。而我一直在这样做,专注地训练,研究录像带,提前了解体系,这样就可以做好准备无缝融入。我只需要再加把劲。”

记者当然不会忘记Naz的老友Georges Niang,当被问到Georges有没有提到关于Pacers的事情时,Naz打趣道:“Georges告诉我Yard House是个吃饭的好地方”,除了吃,Georges也经常跟Naz提到印城淳朴的民风和赢球的文化,“他告诉我‘这是个追求伟大的地方,你会享受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