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CERS球迷必订

微信订阅二维码


关于PACERS
建队历史
队名由来 

辉煌战绩
印城简介

主场介绍
鸟瞰全局
 

站长信箱
Holick Lee
Howard Lee

 




                             

        Pacers八月新闻独家报道

 


2017年8月1日          Kevin Seraphin压哨被裁

       Kevin SeraphinPaul George被送至雷霆后搞笑地拿下13号球衣,暑假无端端成了Pacers的活宝,可惜他在Pacers的生涯今日提早结束了。81日后,他第二年200万的合同就会自动转为保障合同,然而在“转正”前夜,球队决定将他放弃,腾出更多上阵时间给一众菜鸟内线。

这样,Pacers明年不再有人穿13号球衣,而阵中有13位球员,目前还有760万薪金空间。

Lance Stephenson最后五场加盟后,Kevin Seraphin居然和他臭味相投,突然风生水起。在最后四场常规赛,Seraphin打出11.84.8个篮板的高效数据,季后赛也有7.33.5个篮板。Kevin Seraphin在赛季结束后在印城待了颇长时间,和Lance Stephenson合练。

上个月Kevin Pritchard开新闻发布会时被问及Seraphin的情况,当时他的回答是“我们很多内线球员,所以会审度的。”

重建中的Pacers决定弃用Kevin Seraphin虽然无情但也算合理,因为阵中有太多年轻内线需要锻炼时间,而Seraphin即使打完这份合约也不见得是Pacers长远的内线答案。如今Pacers还有6个内线:Myles Turner是铁打主力,而Thad YoungT.J. Leaf都可作现代空间四号位,Domantas Sabonis将和Al Jefferson深耕传统内线。二年秀Ike Anigbogu除了养伤估计还需要一到两年才能打入轮转阵容。

据说Kevin Seraphin本来并没有意料到自己被裁,他昨天还在法国备战欧洲杯。如今没有合约在身,可能影响他为国出征的打算。

相反,决定出征8月底欧洲杯的还有Bojan Bogdanovic,他将代表克罗地亚出战。而Victor Oladipo则会参加NBA这周末85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进行的非洲表演赛。Oladipo父母来自尼日利亚,美国移民,这次他将代表非洲队出赛对战世界队。


2017年8月3日             
         “师弟”流浪记(一)

没想到,Lance Stephenson转眼成了Pacers阵中资历最老的球员。他的出走,他的回归,都搞得满城风雨。当初,他为什么出走,后来发生了什么事?这些都仿佛一部小说,我们今日开始连载“师弟流浪记”(本文由Pacers资深作家Mark Montieth4月撰写):

从在印城的新秀赛季到现在,Lance StephensonLarry Bird发过的所有短信,都还静静躺在Lance的手机里,一条都不少。

LanceLarry Bird的故事,恐怕可以写成一本小说,他们的关系早已超越了一般的球员和总裁——这里有友情、信任、师徒,还有就是真实的兄弟情。

“我存着所有的短信,”Lance说,“这么多年,我们俩都没有换过号。”

他们当然还可以继续互相发短信,但他们已经不需要这么做了,因为Lance回“家”了,回到了他魂牵梦萦的印第安纳。这个生长在布鲁克林脏乱街头的纽约男孩,一直把印城当作自己的家。Bird的办公室就在球队更衣室的楼上,现在,Lance可以随时上去找Larry Bird,不用发短信了。

对于Lance来说,经历了痛彻心扉的分道扬镳,后来随着时间冲淡了苦涩,到最终破镜重圆,算是对他职业生涯的救赎。而对于Bird来说,Lance回来似乎是迟早都发生的剧情,只是现在时机终于成熟了。

嗯,天时,地利,人和。

过去三年,Lance Stephenson像是漂荡在无边的大海,被NBA各管理层的小算盘甩在海浪上颠簸,偶尔被哪层浪推到岸边,然后再被无情地抛回茫茫海水。三年前,他的经理人错估了市场行情并拒绝了Pacers诚心满满的大合同。他先以签约夏洛特,一年后被交易到了Clippers,没打几场就被交易到孟菲斯。他在孟菲斯偶有佳作,但是球队并没有执行球队选项。暑假他流离到新奥尔良,也是没打几场就受伤被裁;后来季中和明尼苏达签下两纸十天短合同,刚起步又添新伤,终究又被放弃。

“这一切真的会摧毁你的信心,”Stephenson回忆道,“从两次被交易,到沦落到自由身底薪签约,结果还到被裁,最后要靠十天短合同度日。我想,天啊我不至于这么差吧!我知道自己可以帮助一支球队的,可事实却不断告诉我:你什么都做不到。”

听到Lance经历的种种,Larry Bird其实可以安坐在他的办公室里“幸灾乐祸”。没有人比这个“干爹”更清楚Lance。毕竟是Bird亲自在2010年选中了这个仅在辛辛那提大学打了一年球的二轮秀,拯救了这个来自纽约的问题少年(未开季就在纽约殴打女友被捕),用了四年的时间悉心培养出了一个几乎打入全明星和获最有进步奖的球员。

本来续约Pacers看起来是一件双赢而且顺理成章的事。Lance曾公开表示自己对Bird的忠心,Bird也明示了自己留下Lance的意愿。在2013年夏天Paul George的顶薪续约发布会上,Bird专门为Lance在观众席的最后一排留了座位,并在现场顺势说起他:“别担心Lance,明年就轮到你和你老爸坐在这里了。”

但是一年后,剧情却并没有这样发展。Pacers为了续约Lance也是费尽心血,专门找人制作了关于Lance Stephenson的纪录片——记录他从纽约到印城成长的点点滴滴——来吸引Lance留在印城。Pacers包下了自由球员市场开放之时的午夜场,邀请Lance和亲朋好友一起见证,队友们都来撑场面,球队当晚就奉上了54400万的大合同。Bird明确表示这是球队不超奢侈税线所能提供的所有薪水了,他甚至邀请Lance阵营查看了球队的账本来证明自己的诚意。

Stephenson的经理人Al Ebanks说,不。他想看一看其他球队的报价。

Bird没有为难,他说,好。他启动了B计划。

“你难道以为我会一直等到八月份看你续不续约么?”Bird说。

Bird当机立断地签下了C.J. MilesRodney Stuckey来填补球队后场的空缺,两者的薪水加起来还没有续约Lance Stephenson一人多。Bird依然和Al Ebanks保持着接触,但随着球队的每一笔签约(后来还签了Damjan Rudez),球队已经没有留给Stephenson的薪金空间。

Stephenson现在后悔,他说自己也没有看清当时的形势,他以为Pacers只是随便报出了一个价格去试探有没有其他球队开出更高的合同。他天真地以为,如果没有球队给出更好的报价,他还可以回去找Pacers

“那时的我太年轻了,”Stephenson说,“那是我第一次成为自由球员,第一次真正成为一个(有身价的)球员。”

当你以为自己可以丰收时,就会飘飘然。然后我就从飘飘然中一下跌落谷底,可惜我在这里(Pacers)的时候从来不明白这些。

Lance Stephenson还算幸运,Michael Jordan的夏洛特出资三年2700万(最后一年球队选项),这份合同已经明显差过Pacers午夜场的开价,只是没想到,他连这份合同都走不完。Lance的噩梦从夏洛特开始,他才知道风格不合是什么感觉。数据也大幅度下滑,与在Pacers效力的最后一个赛季相比,在Hornets的出场时间从35分钟降到了26分钟,得分从13.8降到了8.2,命中率从49%降到了38%,三分命中率则从35%暴跌到了17%,创下了NBA的退步记录。

“我总是需要强投,或者以我不习惯的方式出手,”Lance说,“在Pacers我们的打法非常无私。David West会在低位持球,他如果转身看到我有空位,我便知道我一定会拿到球。而我去了夏洛特之后,完全不是这样,我总是在强投三分,各种强行出手。”

“球很难打,我们没有一个稳定的射手。这里是我、Kemba (Walker) (Michael Kidd-) Gilchrist,所有对手都挤在油漆区里防守,放空我们投外围。我们需要一个外线射手,可是我们没有。我需要有球在手,Kemba也需要有球在手。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这时,Lance Stephenson开始想念印城,然而一整年,他始终没有勇气发条短信给Larry Bird。这一年,Larry Bird虽然看在眼里,手上Paul George在重伤康复,“干爹”也是拉不下脸……

(未完,待续……)


2017年8月4日               Darren Collison率励志球队赢医药费

每年暑假,冠军奖金高达200万美元的业余篮球锦标赛TheBasketballTournament吸引各路前NBA和大学球员参加,总决赛由ESPN直播。

今年有个特别的故事,Darren Collison作为教练带队Challenge ALS(渐冻人挑战者)参加。这支球队由前波士顿大学球员Sean Marshall集结,取名灵感来自于他大学队友Pete Frates。而这位Frates正是渐冻人患者(肌萎缩侧索硬化,也叫运动神经元病),是他两年前发明了“冰桶挑战”,两年前让全球大众了解到这一疾病。Darren Collison所带的球队以洛杉矶周边的业余球员为主,他们计划将25万奖金捐献给Pete Frates作为治病经费。

这个锦标赛有64队参加,单淘汰制一场定胜负,胜者晋级败者回家。Challenge ALS本来只是西区的第六种子,阵中最大牌的球员就是在NBA效力六年的前锋Austin Daye,不料他们一路爆冷,逆袭杀入总决赛,可惜最终8386饮恨输给三连霸的“海外精英队”,与高额奖金擦肩而过。不过对手“海外精英”也非常有风度,他们重诺将部分奖金捐献给Pete Frates

 


2017年8月5日             不一样的95后——Myles Turner自传(四)

今日我们继续Myles TurnerThePlayerTribune上的自传。上回讲Myles Turner在高中阶段突然声名鹊起,今日他来自述在选大学和筹备选秀的经历:

德州大学实际上很晚才联系我,但我的心里一直给德州大学留了一个位置。

小时候我参加的第一个篮球训练营就是在德州大学,我和我的表妹连续两年都去了那里。那时恰好是Kevin Durant大一结束后的暑假,他还在Austin准备参加选秀。我去训练营的时候,他打着绷带在练投篮。他在从任何地方出手,根本投不丢。从罚球线投,从三分线投,从半场投,从对面的罚球线投,我不记得他投丢了任何一个球。那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他的训练赛结束后,我拿着一双15美金买来的Starburys(马布里的牌子),战战兢兢走向KD,问他能不能给我签个名。我记得他当时看了看他的队友,他们都有点嘲笑我的意思,但是我很庆幸KD没有因此嘲笑我。那是我第一次遇到KD,那是我人生中的重要时刻,我从那时开始追随他,他是我最喜欢的球员。

尽管德州大学的录取来得很晚,但他们一直都诚意拳拳,每隔一天就会派人来看我的训练。在我作出最终决定的前一天,其实我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本来我大概会去我非常有好感的堪萨斯大学,但是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我就想明白了,我要去德州大学!

也许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但当我揉揉眼睛醒过来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的是挂在门上的德州大学的小旗,觉得那就是某种信号,我要听从自己的内心。

在德州大学的时光虽然起起伏伏,但我非常喜欢Austin这座城市。学业和人缘,是我们家一直崇尚的,而我发现那里果然是个读书的圣地。我真的很喜欢这座大学城的气氛,在那里建立了值得珍惜一生的友谊。同时,那一年的磨练也让我离NBA只差一步之遥,我自己和家人都准备好迈出这一大步了。

在大一赛季结束之后,AAU教练Shawn Williams给我下了“最后通牒”:“Myles,你就当你的家庭已经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你要为了化解危机玩命训练。这么说吧,现在我就告诉你,要么你玩命搏个乐透回来,要么你就再也见不到你的父母。”

话听起来不好听,但我确实打了一针鸡血。

选择辍学离校参加选秀之后,我开始听人说我有头五身价,不过我蒙头不听,不让自己飘飘然。我脑子里要想的反而是,再不努力就要落选了。果然,后来批评声四起,人们突然都开始担心我的跑姿,而一些难听的评论则真切地激起了我选秀前的训练斗志。选秀前的几个月,我就一直在拉斯维加斯Impac训练营里训练师Joe Abunassar苦练,篮球成为了我生活的全部。

我刚满18岁,在拉斯维加斯其实什么节目都没有。我住在宾馆顶楼,网络信号时断时续,加上不菲的价格,我干脆连WiFi都断掉算了。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去训练馆。那是些不可思议的日子,虽然极端枯燥无聊,但我有了实实在在的提高。说起来好笑,因为我实在是太无聊了,我就把自己头发一绺一绺地拧起来,搞出了现在的(陈奕迅)发型。

老爸也一直在身边陪我,我们会在训练间隙出去找点好吃的,但是我绝不能去参加派对,我只能做两件事:打球,为了打更多球休息。那是我故事的序幕。

我觉得选秀本身就是个毁人不倦的过程,但我没有在煎熬中屈服。我偶尔也看模拟选秀榜,不过几次试训之后,我开始队自己有信心了。选秀那天,我听说自己可能会掉到二轮,脑子嗡嗡作响,“我该怎么办?”,“我要被下放到发展联盟了么?”。我和家人、经纪人坐在小绿屋里,听着那些和自己一起打球的人的名字一个一个被念到,终于在第11顺位,听到Indiana Pacers选中了我!我如释重负,直接坐到了地上,那真的是一个超现实的梦幻时刻……

(未完,待续……)


2017年8月6日        
         八月惊喜:Oladipo拿下非洲赛MVP

这是Victor Oladipo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陆,31年前他的父母为了更好的发展背井离乡举家迁往美国,他只能在父母的斑驳回忆中了解到非洲的往事和传说。能够回到非洲,他感到异常激动,也决定充分利用好这次机会打出名堂——在昨晚的NBA非洲赛中,Victor Oladipo打出全场最高的289个篮板5次助攻,虽然他所在的非洲队98109不敌世界队,但Oladipo还是获颁当晚MVP,算是给家乡父老和印第安纳球迷一个交代。

其实在被交易到Pacers之前,Oladipo就同意参加此次非洲行,后来他也成为了首个参加非洲赛的Pacers球员。虽然只是一次慈善赛,但暑假一直苦练的Oladipo也不甘于打打酱油:“我希望这场比赛充满竞争性,尤其是当比赛接近尾声比分依然焦灼时。”

比赛过程也确实如此,比起大多数全明星赛,非洲赛对抗非常激烈,除了第一节双方有些懒散搞气氛,后面三节都是拿出了真本事,让南非约翰内斯堡的观众们大饱眼福。

全场比赛第一球,Oladipo就切入内线接Emanuel Mudiay空配送出五佳球级别反身暴扣,率先点燃全场。双方开局打的十分胶着,一路战至13平,但暂停过后,非洲队突然哑火。世界队抓住机会,接连掀起两波小高潮将首节比分定格在33-17

酱油了第一节,Victor Oladipo在第二节开始了自己的MVP表演,并且带队反攻。他上来就飚中一记远投三分止血,然后他从自家后场一路运球超车,过掉对面所有防守队员后轻松上篮得手。之后一发不可收拾,Oladipo侧翼45度三分线外接球,三威胁虚晃后直接运一步干拔射入三分,带领非洲队将比分扳至37-37

除了自己得分,Oladipo还展现了自己组织功力,他中路持球,从人缝中将球塞给顺下的Clint Capela暴扣,帮助非洲队43-42完成反超。之后双方互有攻守,半场战罢,世界队以50-47暂时领先,Oladipo砍下13分已经成为全场最高。

易边再战,两队依旧拉不开比分。Victor OladipoDennis SchroderEmenual Mudiay三后卫轮转,世界队几次想拉开比分都被他们三个化解。本来世界队在第四节中段已经领先到88-79,但Oladipo快下接队友传球双手暴扣,掀起一波7-0小高潮,非洲队将分差缩小到4分。这时Oladipo还不肯收手,他借无球掩护,接传球射入大空位三分,将比分拉近至98-97

本来非洲队在最后1分钟还有反超的机会,可惜Dennis Schroder突破连人带球被抄走Kyle Lowry策动快攻,Oladipo退守到罚球线与之发生身体碰撞,老谋深算的Lowry顺势将球抛向篮筐完成“2+1”,重新领先4分。暂停后Oladipo三分偏出,Lowry接着又单挑多伦多队友Serge Ibaka上篮得手,将比分拉开到103-97锁定胜局。

虽然关键时候Victor Oladipo和非洲队欠缺火候败北,但Oladipo全场比赛展现出自己出色的身体素质,快下暴扣让人直呼痛快,同时也有全面的身手,保护篮板,组织妙传样样具备。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投篮命中率偏低,全场2511,其中三分球134中,可以看出他的投射稳定性实属不佳。另外,他的持球进攻,篮下终结,还有防守的站位都还有进步的空间。

对于自己首次非洲赛的经历和MVP的征服表现,Oladipo表示“传递信念”是他心之所系:“这段记忆我永生难忘,代表尼日利亚出战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我身体里流淌的血液就是绿白绿国旗色(Oladipo父母是尼日利亚人)。我一直想来非洲,站在非洲大地上。(在这里)打我热爱的篮球,体验一种新的文化真的是太棒了!”

Victor Oladipo其实周三已经到南非,出席了一系列公益活动。周三,Oladipo参加了NBA青少年训练营,帮助当地怀揣着篮球梦想的小学员们训练基本功。作为篮球无疆界活动在非洲的一部分,Oladipo周四在约翰内斯堡的美国国际学校开设了训练营,指导年龄更大一些的球员,为他们展示了NBA级别的训练技巧。除此以外,Oladipo在约翰内斯堡还参加了多次社区服务活动。在这里,他很清楚地瞥见了他们给当地带来的影响力。

“他们总有一天会进入NBA,和我们一起打球的”Oladipo表示,“来到这里并带来影响力真的是一件幸事。”


2017年8月8日      
       “师弟”流浪记(二)

今日开始继续连载“师弟流浪记”(本文由Pacers资深作家Mark Montieth4月撰写):

任何队伍都不合适,这也让Lance Stephenson日益想念他在印城得日子。在夏洛特得一年,他和Larry Bird之间谁都没有拉下脸给对方发个短信。那年夏天,他终于忍不住去拉斯维加斯找Paul George,那几天他向George倾诉他有多么想念Pacers,想念印城。George看他难过,当场就给Bird发短信想让他收留这个“干儿子”。随后,Stephenson随后也鼓起勇气给Bird发短信“补刀”,Bird的回复打官腔:

“无从下手,球员名单上都是带着保障合同的后卫。”

不过这次交流倒是重启了这对“干父子”的往来,并且再也没有断过。在Lance Stephenson有合同在身的时,根据合同规定他不能和Bird接触,但在他每一段合同的间隙,两人都有交流:Stephenson每次都说他想回来,Bird每次都说他会试试,但目前无能为力。

“我并不是要惩罚他的出走,”Larry Bird回忆道,“我想让他回来,我们都想让他回来。”

每次Stephenson准备签短约,他都会给“干爹”打个电话告知,而“干爹”也只是一如既往给他鼓励。

“他总是说,‘先去吧,总会有个契机的。’”Stephenson说,“没想到这个契机就真的到来了。”

“替身”Rodney Stuckey又一次受伤了。在过去的两个赛季中,Stuckey一直伤病缠身,在326日对阵费城的比赛中,他又拉伤了左膝韧带赛季基本报销。再加上当时小狗Glenn Robinson III左小腿拉伤,Pacers的轮转阵容捉襟见肘。而Stuckey合同中的则有个奇葩条款,他在次年合同的410日之前如果被球队裁走, Pacers无需支付他最后一年700万的薪金。

终于,Larry Bird出手了,球队决定裁掉了Stuckey。当然,PacersStuckey也颇有人情味,他们让Stuckey每天到Fieldhouse接受治疗,使他可以在夏天康复后重返联盟再征战两三个赛季。

Lance Stephenson本来也不具备加盟Pacers的条件,本来他准备和明尼苏达签第三份10日合同,这份合同将让他可以留到赛季技术。然而“转正前夜”28日明尼苏达对波士顿的比赛里,Stephenson上场两分钟后和队友相撞伤了脚踝,让这份保障合同瞬间成为泡影。

当时Lance Stephenson心想:“你又完了,只好再等下一个赛季了。”

Lance Stephenson回到纽约进行康复训练。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他去年夏天新签的经理人Mark Bartelstein,这次是Pacers向他伸来了橄榄枝。

“你准备好回家了么?”Mark Bartelstein问他。

“当然!”Lance Stephenson激动地叫了出来。

Lance Stephenson心里面恨不得马上去印城,但是身体上却有隐忧。他脚踝被诊断为二级扭伤,一般需要一个月来恢复。不过他决定忍痛带伤上阵,也只能有75%的功力。因为他相信Pacers的医疗团队,即使伤情没有好转他也坚信自己能随队打完季后赛。

印城球迷们曾经对他爱恨交加,而当Stephenson回到这里,却点燃了前所未有的激情和能量,甚至让已经几乎走投无路的Pacers重燃战斗力。在Fieldhouse的屋檐下,在球迷的欢呼中,他重拾了曾经的快乐。

这里还有段插曲,Lance Stephenson离开印城后,其实和“干爹”一直都没面对面聊过一句。直到他回到Fieldhouse走进Bird的办公室,两人终于在2014年之后第一次面对面交谈。

过去三年,Stephenson也曾三次在回Fieldhouse打客场比赛的时候远远看着“干爹”,两次跟随Hornets一次跟随Clippers,但都没有勇气去和Bird说上一句话。

“其实我是心有余悸,”Lance说,“除了几次回来打客场,我再都没有见过他。走进他的办公室,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回来高兴吧?”Stephenson回忆Bird对他说的话。

“是啊当然!”他那样激动。

后来Larry Bird说:“我一直都信任Lance。他成长了不少,我能明白他在短信和电话里所表达的心情。我知道他在出走之后过得不好,尤其是他在夏洛特失意之后。他相信我们的医疗团队,他相信他们能让他迅速恢复恢复。他现在的身体状态还是有些问题,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健康)。整个夏天他都会留在这里训练,相信他下赛季可以重回巅峰。”
 


2017年8月10日        
       不一样的95后——Myles Turner自传(五)

上回讲到Myles Turner结束了自己学界篮球生涯,今日,也是最后一篇,我们来看看他在NBA的经历。本文写于去年12月,所以我们不妨看看他当的心境:

今年已经是进入联盟的第二年,我比去年有了更多的自信。上个赛季,我事事都要去猜测,我这样做对么?现在,我清楚自己该做什么。比如在对Lakers的比赛中,Tarik Black想跳起来在我头顶扣篮,然后我能够快速地补位协防,并在半空中拦截了他。虽然那是一个很考验运动能力的动作,但更重要的场上正确的位置感。

去年冬天,我对任何事情都感觉特别不好。每场比赛结束之后,不管发挥得好不好,我都会上Instagram或者Twitter输入自己的名字,看看别人都怎么说。今天我当然不会多理会那些评论,而那时候我却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别人怎么想。我知道你不能让别人的评头论足影响到自己,但是去年的我确实受到了影响。

有的时候真的很难控制自己,但是你必须做到——要想想你的球迷,那些仰望你的孩子们,还有依靠你的父母。有的时候看到别人发推说Myles Turner你打得太烂了,你就想怼回去。人们拿我的发型开玩笑,如果是一群天天和你说笑的玩伴你当然不觉得什么,但是当这些玩笑来自Twitter上的陌生人,你就会抑制不住地多想。但你也没有办法回复或者给出什么回击,退出就是了。

这个赛季,我们有了新的教练、新的体系,每个人都在适应彼此。进入联盟这短短的时间里,我觉得NBA里最大的挑战就是去不断适应彼此。我们有过辉煌的胜利,也有过糟糕的输球,但是我们都在努力改变现状。我们的阵中有许多充满活力的球员。

尤其是那个人。

我喜欢和Paul George一起打球,于我来说,他就是NBA最好的球员,别人会说RussLBJKD或者Harden,但在我这里,Paul George就是整个NBA最好的,他可以在球场上做到一切。

这一年我的球技有了长足进步,但这并不是我进入职业联盟得到的最重要的回报。

我的父母努力工作抚育我长大。他们一生勤勉,只为维持生计,并无更多的奢求。我的妹妹M’ya已经14岁了,她也是一名有潜力的运动员——前两天她已经拿到了准四双。然后,篮球还不是她最擅长的运动。两个表妹BerrinaAlyssa,分别19岁和17岁了,她们即将完成高中的学业,我为这几个妹妹的成长衷心感到骄傲。

所以,当我进入NBA,我希望给家人以回报。我希望不让父亲再奔波在公路上,希望妈妈能不用一头扎进宾馆的房间里。

我的父母都在50岁之前离开了工作岗位,没有负债,在Bedford过着舒适的生活。我不用给他们买一栋三层的豪宅或者豪车,我把钱投进了自己的管理公司MTX Management,现在父母帮我打理。爸爸是每日事务的总裁,而我管妈妈叫M.O.MMulti-Operations Manager缩写,多项事务经理)。即使他们不需要像从前那样辛苦,妈妈还是会对我说,“孩子,我不管你有多么富有,多么出名,你也许是我的老板,但这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我还是会打你屁股的!”

我早就说过,我的妈妈是个传奇。

于我来说,这一切教给我了最重要的一课。不管你拥有多少房子多少汽车,不管你拥有多少球鞋,你总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去帮助那些你爱的人。

这是我最美好的感觉。

(自传连载完)

后记:

这个暑假,Paul George申请离队后,Myles Turner仅仅21岁就成了球队重建的头号球星。对于这个身份的责任,Myles Turner在昨天NBA电台的采访中并不推托:

“我想开始在联盟和球队里学做领袖。我直到自己相比起阵中很多队友来说还很年轻,但是年少早当家或许也是最好的节奏。”

管理层被迫按下“重启”按钮,球队自然不被看好。拉斯维加斯预测Pacers只取30.5场胜利,CBS34.1场,而Bleacher Report预测多达41胜。福布斯认为Pacers赢下总冠军的赔率是1100.

对此Myles Turner说:“我想今年我们肯定会被忽视的了。很多人都觉得我们是年轻的重建球队,我们是年轻,但是我们也玩命打的。我们有许多可以上场就立竿见影的球员。我预计今年可以打季后赛。”

Myles Turner还认为自己“很有可能入选全明星”。

画这么个饼,就看你吃不吃?